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日暖阳的博客

书通二酉,才高气清

 
 
 

日志

 
 

【引用】女博士求职也靠拼爹 知识还能改变命运吗  

2011-08-29 15:2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历过十二年“寒窗”苦读的一批莘莘学子将怀揣梦想走进大学殿堂,梦想与现实的天堑不是用十多年的苦读就能勾连的,人脉和社会地位往往是通往“成功之路”的桥梁。


新闻配图
新闻配图

网易教育综合:又将是一年开学时。经历过十二年“寒窗”苦读的一批莘莘学子将怀揣梦想走进大学殿堂,但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也明白,梦想与现实的天堑不是用十多年的苦读就能勾连的,人脉和社会地位往往是通往“成功之路”的桥梁。

优秀女博士求职靠拼爹 内心很受挫

29岁的女博士生小宋今年刚从南开大学毕业,希望能在北京安家落户的她几经周折终于在北京获得一份比较满意的工作,但她却高兴不起来。英语八级、若干篇专业论文、相貌姣好……这些都没有成为她找到工作的“法宝”,最终起“制胜”作用的仍是她父亲的关系,这让她感到有点受挫。

“比起很多现在工作还没有着落的同学来说,我的情况还算好的,他们有的因为不愿意放弃专业只能回家任教,有的为了在大城市落户只能选择与专业毫无关系的工作,这是对教育资源的极大浪费!”小宋有些愤慨也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我也成了‘拼爹’一族。”

“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在素质教育盛行的当下中国,高考(微博)题目对寒门学生越来越不利,而在激烈竞争但教育资源又不尽平衡的考试社会,从幼升小、小升初、中考直至高考,还有各种培训班、考证等,都需要金钱去填平。因此相较而言,那些寒门出身、尤其是农村孩子进入大学,尤其是优质大学似乎也越来越困难。

教师感叹寒门再难出贵子 7成网友赞同

一位自称在经济特区教书的中学教师linyang222近日在微博上感叹:“寒门再难出贵子”,这条微博引起热议。微博特别进行了“当今中国寒门是否难出贵子”的调查,已有一万多人参与讨论,结果显示逾7成网友和那位老师的感叹相同。

“我们小时候读书,成绩好和家庭条件基本成反比。而现在的尖子生,除了家庭教养外,父母都舍得花钱读各种培训班,甚至请私人家教。在起跑线上,寒门学子已经输了。”这位老师在博客上说。

“我就输在了起跑线上。”在合肥一家高档会所里给人做美容的21岁农村姑娘刘成文告诉记者。

家住肥东县大户镇唐井村的刘成文从小学到初中成绩一直很好,“考上重点大学”——“到大城市找到好工作”——“接父母来繁华都市过好日子”一直是她奋斗目标。父母对她的期望也很高,这从给她起的名字就能看出来。

但这些计划却因市里的重点中学需要缴纳高额赞助费而搁置。最终,成绩还不错的她只能选择在家附近的一所普通中学读书,“高考语文试题中有一些联系实际的拓展题,我根本闻所未闻;英语就更不用说了,学校听力设备差老师发音不准”。

“我要为弟弟将来娶媳妇出力。与其做失败的投资,不如早点从学校出来赚钱贴补家用。”刘成文说。

一项统计显示,近两年来,中国城乡大学生的比例不断扩大,农村大学生占比不到20%。而在上世纪80年代,高校中农村生源占30%以上。

苦读之路已经艰难,就业更是“漫长成才道路”的最后一个台阶。在计划经济时代,中国通过“高考”从基层选拔大量人才进入高校,在接受数年的免费高等教育后,他们被统一分配至各级政府、工厂等国营机构。高考以其淘汰率高,难度大而成为许多中国人人生中的重要经历,同时这也成为中国社会阶层流动的重要方式,无数中国农村子弟正是通过高考进入城市,实现农业人口到城市人口身份的转换。

但是近年来,随着中国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大学生逐渐失去了当年“天之骄子”的光环,数以百万计的大学生们正面临残酷的就业竞争。


 

许多像刘成文这样的“90后”农村子弟,虽然同样背负着家庭乃至整个家族的厚重期望,却已经没有他们大学里的乡村前辈们幸运。调查显示,随着中国高考(微博)的扩招,农村孩子上大学的机会虽然增多,但上好大学的机会少了,进而找到好工作的机会也相对少了。

中国一位教育专家对媒体表示,家庭相对富裕的城市孩子,能够上较好的大学,获得更大教育回报,而家庭贫寒的农村孩子,则只能上一般大学,获得较低的教育回报。“这种现象伤害的不仅是学生,更是农村家庭的教育希望。”这位专家说。

“现在没有‘关系’根本不好意思出去找工作了。”即将研究生毕业的重庆一所大学的茹和对记者说。

即使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考上了湖南省公务员的农村小伙子向军,谈起自己的经历,也坦承“我的例子不代表大多数和我一样背景的人,只能说我是‘幸运儿’”。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认为,不能充分就业的大学生、尤其是家庭经济条件艰苦的群体极易可能沦为新的社会底层,这群人掌握资源少,通过自己努力很难实现理想,因此难以突破社会阶层固化。

新生代市场监测机构曾对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成都5个城市进行民意调查,显示58.8%的被访者认为社会底层群体向上流动的机会不多。

“一个健康的社会阶层应该是可以流动的,而目前的情况有可能造成阶层流动的固化,易形成阶层鸿沟,使更多的人成为社会新底层,不利于社会稳定。”周孝正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发展室主任李炜曾认为,对于“寒门难出贵子”的现象也要理性看待。仍处于“二元”结构的中国,每年都有数千万的农民从土地上脱离出来,成为工人、个体户、小商人等,这种规模宏大的社会流动,是中国经济和生命力之所在。

也有网民认为,“寒门”能够培养人的韧性,不靠父母、只靠自己的独立人格和打拼精神更容易取得最终的成功,虽然期间肯定会经历挫折。

中国科技大学博士毕业的赖凯就是一位出生在湖北省一个偏僻小城的“寒门学子”,靠着自己刻苦努力和谦逊为人,他不仅在电子工程信息的学业上一路领先、成绩骄人,而且无论在实习单位、工作单位都表现出很强的处事应对能力。

“初中开始就离家住校读书,高中、大学期间都要在假期打工挣钱,贴补学费。这些经历是我人生难得的财富。面对工作中多变的压力,我应该比很多人有更强的心理承受力。”赖凯说。

他告诉记者,他在中科大的许多同学家庭并不富裕,甚至有的来自小山村,很多人仍然相信知识、学业能够改变命运。

“‘寒门’和‘贵子’之间也许很难画等号,但在任何时候不能放弃对知识的信仰和追求以及对自己人格的完善和培养。”周孝正说。

社会学家建议,中国目前亟待加快统筹城乡发展,实现教育制度公平公正,摒弃特权思想,深化分配制度改革,让财富更多地向底层人民倾斜,给“寒门”学子以机会,莫让“寒窗苦”真的变成了“寒门苦”,这才是解决公众对“寒门难出贵子”忧虑的根本途径。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