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日暖阳的博客

书通二酉,才高气清

 
 
 

日志

 
 

转载:有一所小学叫 “杜郎口“  

2014-06-30 11:17:21|  分类: 教师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杜郎口小学改革发展纪实

记者  郭瑞金锐    2014年4月16日《中国教师报》

    11年前,山东省茌平县杜郎口中学的课堂改变了人们心目中教育与应试画等号的印象。11年中,山东的课改旋风刮个不停,热衷实践新课改的教育大省赢得了媒体“好课山东”的美誉。

    如今,一则与“杜郎口”有关的新闻再次吸引了人们的眼球,那就是杜郎口中学在淄博市临淄区有了一个亲兄弟——杜郎口小学。解剖杜郎口小学,是挖掘它的改革发展密码,也是在讲述一种理想的教育,呈现一群有追求的教育人。

 

    和那些师从“杜郎口”便自诩小学版杜郎口的学校不同,地处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的杜郎口小学继承着的是“杜家”纯正的血统:同样的教育理念、同步的课堂教学改革系统、相似的教师工作作风。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受邀出任这所学校的顾问,并赋予它“杜郎口”的金字招牌,原因很简单,就是要印证其教育理念在小学也行得通。

    杜郎口小学加入“杜郎口”家族只有一年半的时间,去年下半年,崔其升在杜郎口中学尝试推行“无师课堂”,这场改革也同时在小学进行。在杜郎口小学校长邵学忠的带领下,这所五年制的民办学校各年级全面推行改革。邵学忠以崔其升为目标,将课堂当作自己工作的主阵地,他认为,课堂最重要的是“五度”:密度、高度、深度、熟练度、广博度。

    走进杜郎口小学,看到的是活泼的孩子脸上洋溢的自然笑容;在学校的课堂中,看到的是孩子自信的发言状态。同样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教师们,身上散发着享受幸福的气息。在他们看来,教育者本身的状态将影响着学生的情绪与表现,“教师是学校生态的一部分”。

    到目前为止,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地方,各省市都有同行到这所小学观摩学习,其中不乏国外教育人。吸引那么多慕名者前来学习的背后是“杜郎口小学”的“无师课堂”,一年级学生不仅很快适应了“新课堂”,而且也能上好“无师课”。

    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教育局副局长陈泽铭这样评价,杜郎口小学的教育抓住了教育的本质,让孩子学得主动、快乐,变得活泼、睿智,充满自信。乌鲁木齐市第六十三中学校长张潮说,杜郎口小学传承了教育的真谛和魅力,生动、自主的课堂教学使学生充满活力,激情四射。辽宁省灯塔市教育局副局长崔笑男认为,杜郎口小学用活泼生动的课堂铸就每个孩子的精彩人生。

   

体育老师当校长的课改效应

 

    踏进杜郎口小学的人往往被两种景象吸引,自由而有序的课堂和流连于课堂中听课的教师。邵学忠是听课者之一。

    上课音乐一响,他便开始穿梭于各年级的教室之间,站一会儿、听一会儿,然后在离他最近的一面黑板的角落里写上几个字,再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上几句话,如果赶上下课,还会跟教师简单地交流几句。像这样的巡课是邵学忠每日最重要的工作。

    他坦言这种工作方式是从崔其升身上学来的,“他每次来学校,第一件事就是一头扎进课堂,观课、转课,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

    杜郎口中学成名后,慕名邀请崔其升出任学校顾问的“董事长们”络绎不绝,能被崔其升相中的“伙伴”却凤毛麟角。认为“工作就是人品”的他相当看中伙伴与他精神尺码的契合程度,这把尺子考量的不仅是出资办学的董事长,更是对学校发展拥有主导权的校长。

    邵学忠与崔其升“一见钟情”,前者温文尔雅的外表下,包裹着一颗执着于好教育的心。他在人群中不显山露水,但是谈起自己学校的改革,娓娓道来。

    邵学忠没有高于他人的学历,也没有傲人的工作履历,他曾经只是一名普通的体育老师,但凭借着自己不断的学习和对教育的热爱,成为了一名并不普通的校长。

    “刘翔的教练孙海平从来不是自己跑得气喘吁吁,让刘翔在旁边看着,而是告诉刘翔跑步跨栏的一些技巧与要领,让他在练习中不断去体会、体验、调整、精进。”作为体育教师的邵学忠这样谈及自己的教学观。

    课改之初,许多教师不适应,一站在教室里,就忍不住想说话。邵学忠就安排骨干教师去各个教室听课,记录缺点和问题,严格控制教师“讲”的时间。教师讲得多了,会被提醒,甚至会被听课的教师“挤”下讲台,强迫他遵守课堂流程。

    为了强化教师的观念,控制教师讲的时间,邵学忠借助了体育教师的教具——秒表。“这是我的老本行,听课的时候,就给他们掐表,到时间叫停,多讲一分钟也不行。”

    “也有实在改不好的教师,就是忍不住讲,这时学校会不得已采取‘极端’一些的办法,让这些教师停课,安排他们去别的教师那儿听课、看课。”邵学忠无奈地说。被停课的教师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反思,会向学校申请公开课试讲,由校长和教研组评判,合格之后才能重新回到教师岗位上。

    经过一系列的“监控”措施,学校课堂改革已初具成效。现在,教师的自由度提高了很多,可以自己把控课堂流程,灵活掌握各个环节的时间安排。“‘临帖’阶段要严格,到了‘破帖’甚至‘成帖’阶段,就可以结合学情,融入教师自己的特色。当然,前提是每个教师的心中要明确——课堂的主人是学生,教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学生服务,都是为了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只有抓住了课堂,才是抓住了课改的命脉。”邵学忠说。

    邵学忠以自己体育教师的教学观,让学校课改少走了不少弯路,产生了显著效应。

 

 

一年级学生能上无师课?

 

    全面推进“杜式”改革的过程中,有没有困惑?有没有担忧?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邵学忠时,他沉默了一下,一边思考一边说道:“理念方面是没有的,我和崔校长的观点非常一致,就是要培养孩子的人格、性格、品格,要为他们的幸福成长、终身发展奠基。但是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的确有过怀疑。比如有的举措,杜郎口中学做得太超前,他们的教师能力强,学生素质相对较好,我很怀疑我们学校能否全盘复制。”

    邵学忠口中的“超前举措”,就是杜郎口中学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升级的“无师课堂”。崔其升认为,现在的课堂虽然减少了教师在课堂中的讲授,但学生依然是被“控制”着的,导学案是一种“控制”,教师也是一种“控制”。他理想中的课堂,应该是完全的自主与自由。

    所以,崔其升在杜郎口中学取消导学案后,又在课堂中“去教师”。“课堂中只要有教师,即使不说话,学生也会有心理压力,就不能实现自主与自由。所以,我要求,教师根本不在教室,完全由学生自己主持课堂、推动流程。”崔其升这样解释“无师课堂”的构想,而这也正是邵学忠的担心之处,毕竟小学生不比初中生,自制能力和综合素质都有较大的差距。无师,真的能行吗?

    转变发生在两个月前。

    邵学忠前去杜郎口中学听课,随机选择了几节“无师课堂”,他一下子被震撼了。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无师课堂’。原来我认为的‘无师课堂’,就是学生代替教师的工作,总觉得课堂上有很多问题学生注意不到,流程推动方面也会磕磕绊绊。但没想到,杜郎口中学的‘无师课堂’如行云流水一般,学生的表现太出色了,他们是那样的自信,那样的富有激情。”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一次听课的亲身体验,让邵学忠坚定了信念,他决心,杜郎口小学也开始打造“无师课堂”。

    当邵学忠把听课的感受和打造“无师课堂”的决心带回杜郎口小学时,很多教师都觉得他“疯”了,但邵学忠异常坚定:“反对的人是因为没去杜郎口中学看过,如果他们看到了那种课堂的生命力,他们一定会为之倾倒。”

    路要一步一步走,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揠苗助长。虽然邵学忠对“无师课堂”异常执着,但他也十分清楚学校的实际情况。杜郎口中学的经验可以借鉴一些,但也不能完全照搬,毕竟小学生不同于中学生。在邵学忠的鼓励下,全校教师围绕“无师课堂”展开教研,提出了很多问题,然后集中研讨,制定解决方案。

    “教师不敢离开教室,那就可以留在教室里,但是不能说话;教师怕课堂出现难以解决的问题,可以将问题前置,充分预设;教师担心学生自制力差,那就发挥小组的作用,让优等生带动潜能生……”邵学忠滔滔不绝地说起没有教师的课堂可能会发生的问题及解决方案。同时,他也坦承,现在的杜郎口小学并没有做到绝对意义上的“无师课堂”,“教师还是担心学生、担心课堂,他们会在教室里观察课堂效果,即使不在教室里,也会在走廊里巡视。理想状态下,教师应该坐在办公室里,不论是课堂流程还是课堂反馈,都交给学生做,这才是真正的自主和自由,也才是真正的‘无师’。”

    现在,杜郎口小学的教师,每人都要定期申报“无师课堂”。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杜郎口小学的“无师课堂”开展得越来越广泛,课堂效果也越来越好了。“当时他们持怀疑态度,不敢上,现在是争着上。但我有时候也要控制一下,毕竟,‘无师’还是有难度的。”邵学忠笑着说。

    在采访中,记者听了一上午课,恰巧赶上教师崔艳艳的一节一年级“无师”数学课。课堂学习的内容是“不退位减法”。上课开始后,崔艳艳就退到了教室一角,把课堂交给了学生。于是,学生自主学习、合作探究、自动展示,课堂秩序井井有条。他们自己出题、自己评判,还完成了很多课本知识以外的拓展内容。

    “我可以用计数器算减法。”

    “我可以用火柴棍摆数字!”

    “我总结了一个很好的计算方法,我来讲给大家……”

    “老师,我要挑战你……”

    课堂氛围精彩而不凌乱,完全超出了记者的想象。记者还发现,一名学生在黑板上居然出示了一道退位减法的数学题,这已经超出了本节课的内容。记者向崔艳艳询问,教师这时是否应该介入时,崔艳艳低声回答:“还是让学生自己处理。之前还出现过课堂‘卡壳’的情况,我几乎忍不住想回到讲台上了,但最后还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大概两三分钟后,课堂又运转如常了。有时候,等待也是一种美德,如果不等待,就很难有进步。”话还没说完,评判的学生在退位减法的几道题旁边标注上了记号,然后告诉全班,这几道题是退位减法,是下节课的学习内容。“如果这时有教师在,也许能抓住这个生成点,把知识上挂下联,深入拓展,但这就又回到之前的老路上了。你看,我们的学生还是很聪明的,不是‘无师’的话,我很难想到他们有这么敏锐的观察力。”崔艳艳对学生的表现非常满意。

    数学课结束后,崔艳艳拿出笔记本,记下了课堂的几点不足。她认为,潜能生发言较少是这节课最大的问题,她要通过培训,让学生解决这个问题,在主持课堂时,照顾到教室中的每一个人。“现在的课堂反馈是我自己做的,希望经过一段时间后,学生可以自己发现问题,自己总结,自己改进。”崔艳艳表达了对“无师课堂”的期望。

 

 

是教师也是学生

 

    一方面是教师,要在课堂上引领点拨;一方面又是学生,要不断学习新理念、新技术。对于杜郎口小学教师的这种角色,学校教师们总结说:“辛苦,但很充实。”

    年轻教师刘凯华回忆起自己刚来到杜郎口小学时,新鲜的理念、新鲜的课堂,让他感到很不适应。“对于新入校的教师,学校不会马上让我们上课,而是要先进行一段时间的培训。之后,我们会去杜郎口中学听课,跟着老教师学习。这个过程大约有两个月的时间,当我们觉得自己能够上课了,就可以申请一节公开课。”

    刘凯华的第一节课是三年级语文《太阳是大家的》,当时,他在几名老教师的帮助下,精心准备。尽管如此,刘凯华的第一节课仍然难说成功。

    “我的思路完全被打乱了,我预设的问题没有出现,而课堂上许多突发情况都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感觉自己驾驭不了课堂,环节之间的衔接很成问题。”刘凯华有些不好意思,“但我觉得我的课堂设计还是不错的,整个过程很刺激。毕竟,我还在‘学习’阶段嘛。”

    为了帮助年轻教师尽快成长,邵学忠特意借调了两名杜郎口中学的教师到学校“帮教”,他们除了日常教学工作以外,还负责传播新理念、打磨新技术。

    教师李荣成在杜郎口中学执教多年,谈起中学与小学的差别,他说:“我原来是教中学的,现在过来教小学,感觉肯定不一样。中学生更成熟一些,有时,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他们就能明白。但是小学生不一样,尤其是低年级学生,要充满耐心、反复训练。”但李荣成同时认为,小学生也有小学生的优势,他们更天真、更活泼,更容易被激发出激情。

    教师商美男也是杜郎口中学借调过来的。与李荣成的经验丰富不同,商美男是一名90后的年轻教师,她顽皮地说:“我没有什么经验可说,我还在学习,不是‘老师’,是‘学生’。”这时,李荣成忽然接过话来,对记者说:“这句话没说错,商老师真的是杜郎口的学生呢。”

    原来,商美男曾经就读于杜郎口中学,算起来,的确是李荣成的学生。大学毕业后,商美男又回到杜郎口中学应聘。商美男说,中学的经历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从一个内向、羞涩的孩子,变得开朗、自信,她希望把杜郎口中学的信念一代一代传递下去。

    商美男回忆,当时来学校应聘的一共有11个人,但最后留下的只有自己。“我几乎立刻就适应了杜郎口教师的角色,在课堂上,我所做的就和当年我的老师一样。而且我特别理解我的学生,知道他们想什么、要什么。因为10年前,我和他们一样,就坐在同样的地方,合作、展示、评价、对抗,一样的活泼、一样的快乐。”

    而李荣成的到来,不仅带来了杜郎口中学的成熟经验,也带来了杜郎口中学教师的创新意识。他率领数学组教师创设了“角色体验式培训”课程。

    为了更好地研究学生在课堂中的感受与需求,杜郎口小学数学组的教师组成一个小组,和学生一起上课。这时,教师不仅是“第37名学生”,他们的小组也成了“第7小组”。在课堂上,他们会和学生一样,全程参与课堂学习。

    后来,语文组教师借鉴了这种模式,并进行了一些改良——他们认为,教师单独在一个小组,不利于融入学生,也不利于发现问题,不如把教师的小组打散,让教师进入学生的小组,成为学生的大组长、大朋友。

    语文组教师的改革得到了全校教师的支持,他们纷纷效仿,并在全校推广,最终形成了具有杜郎口小学特色的“角色体验式培训”。从此,这项培训不再是教师的自发行为,而是成了学校的常规活动,定期开展、全体参与。通过培训,教师更深入地了解了学生和课堂,更真切地体会到问题所在。有时,他们会和学生交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小组长,再由小组长传达给其他学生,“这就是在做学生培训”,崔艳艳说,“师生互动、教学相长,在这里,没有传统的师生等级观念,每个人都是教师,每个人也都是学生。”

    杜郎口小学大胆的改革与创新,对于传统的教育教学,无疑是一种颠覆。以学生的发展为头等大事,将分数视为教育的“副产品”,这种理念得到了家长的认可与支持。

    二年级(3)班学生家长郭华住的地方紧挨着杜郎口小学,从窗口就可以将学校情形“一收眼底”。他戏言,自己在给孩子择校前,经常会全方位地“监视”杜郎口小学的动态。在他的眼中,学校有一位谦和守礼的校长,“他每次见到学生,都会停住脚步,鞠躬问好。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学校的礼仪文化,学生见到校长会问好,校长也会真诚地回礼。这说明学校里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这是一种自由和谐的气氛。”郭华眼中的教师则是敬业的,“有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了,他们还没下班,留在学校备课,楼上的灯都是亮着的”。

    一年级(3)班学生家长刘岩,则是通过比较选择了杜郎口小学。“在报名的时候,我选择了两所学校,一所离我家很近,另一所就是杜郎口小学。我让孩子去两所学校都上一节课,听听她自己的意见。”“试上”结束后,孩子明确地告诉妈妈,她喜欢杜郎口小学,因为这里更自由、更快乐,像自己的家一样。

    在杜郎口小学学习一段时间后,学生的变化非常明显。三年级(1)班学生家长李琴认为,孩子最大的变化就是变得活泼开朗了。“原来孩子不愿意说话,现在一回家就缠着我们讲学校的事,说自己在小组里担任了什么职务,做了什么贡献,高兴得很。”

    这种变化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家长。李琴告诉记者:“孩子为了展示课本剧,经常让我们陪着她排练。我现在觉得我们的表达能力、表演能力都进步了很多呢。”

    “这所学校让我们放心,他们不像有些学校那样,只盯着学生的分数,而是全方位锻炼学生的能力。我经常看到他们在校园里举办各种活动,老师和学生都热情高涨,尽情释放。我经常从家里窗户往下看,学校的情况我看得一清二楚,我会一直‘关注’学校师生变化的。”最后,郭华笑着说道。

    “教育不能只停留在知识层面,要深入心灵,要陶情、要育人。”邵学忠告诉记者,他所期望的教育,就是让孩子享受在校园中的生活。“这种状态一定是自由的,孩子自由地选择自己的行为,这些行为都是有益的,但不是教师或家长灌输的结果,而是他们自主养成的习惯。”邵学忠指了指教学楼前的一行大字——创造适合每一个孩子发展的教育,“这是学校的目标,也是我的信念。”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