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日暖阳的博客

书通二酉,才高气清

 
 
 

日志

 
 

没有美:语文空无一物  

2015-03-18 11:02:47|  分类: 博采众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美:语文空无一物 - 冬日暖阳 - 冬日暖阳的博客

本文摘自《小学语文教师》2015.2

近读《读字》,见作者对“大”字如是品读:


正面站立的人形,本义可能是指成年人。古时胎儿为“巳”,小孩为“子”,侧立为“人”,“大”字则是手脚伸展、顶天立地、能担当的大人。


显然,“大”字取象于人,但其义却在表示抽象概念的大小。古人为什么要用正面站立的人表示“大”呢?对此,作者先引用《盘古开天》这个神话故事,然后意味深长地写道:


天地相距九万里,而盘古日长一丈,高迭四万多里,这种顶天立地、开天辟地的形象,够够得一个“大”字?


真没想到,简简单单一个“大”字,蕴合了如此之美的形象和哲理。


由此,我想到了“大”字的教学。据查证,“大”是现行小学语文教材(人教版)中出现的第四个生字。学“大”,字义没得说,读音也早已耳熟能详,至于形,一横一撇一捺,不难。当然,为了扎实起见,组个词是必须的,“大小”“大米”“大爷”什么的。还有,照着田字格认认真真练写三五遍也是大有裨益的。为了更扎实些,你也大可使用诸如“一横平正写中间,撇长捺扬分两边”的口诀。


按说,这样的教学似已滴水漏,但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东坡有诗道:“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他的意思再明白过,只论形似,定非好画;拘于字面,绝非好诗。


我所常见的“大”的教学,形似已足,字面也在,所缺者,神也。而那《读字》中的“大”,荒荒油云,寥寥长风;天地与立,神化攸同。真是无与伦比的美。让人感动。


这种美,透着一股精气神,传递着祖先造字时的生命体验,透露着音形义一体的汉字符号背后的智慧与情怀,它正是语文之神! 近年来,随着《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修订稿)的深入研习,“学习语用,指向本体”愈来愈成为我们的共识。但同时,“为了语用而语用”的焦虑也一直困扰着一线教学。语文天然所具的审美特质和过度强调“语用”实用价值的追求似已形成了一种水火容的矛盾。两者博弈,两败俱伤。汉字之美、文学之美、精神之美乃至语文教学艺术之美几乎都因怕被冠以“非语文”的帽子,而被老师们悄然放弃了。


事实,“语言文字运用”不过是一种事实描述,而语文绝非一门描述事实的课程,语文从本质说是一种价值选择。因此,我们必须追问:运用语言文字,何以为之?运用语言文字,意欲何为?


我以为,第一问是语文学习的起点,第二问是语文学习的终点。


就起点而言,孩子们真正要学习的内容是“以何种方式运用语言文字”。答案是,“按照美的规律运用语言文字”,而这,正是语文学习的全部秘妙。


就终点而言,我们必须追问“运用语言文字做什么”,这才是语文课程的终极关怀。如果,运用语言文字只是为了掌握字、词、句、段、篇,却不能丰盈一个人内在的言语生命;如果,运用语言文字只是为了提高听、说、读、写、书,而不是更真诚、更自由地去表达和创造自己的思想之美、体验之美、心灵之美,那么,运用语言文字对孩子而言又有何用?


汉字本就是“有意味的形式”,更遑论文学与教育的艺术。美是语文的本体。它从不外在于语文;美也是语文的终极旨归,它在意义的最深处给语文以自由、澄明与轻盈。没有美,语文必将空无一物。


读后思索:


一直以来,十分仰慕王崧舟老师,他就是我心中的的一座高山。看过王老师的好几本书,现场或在网上看过王老师讲过的好多节课,每本书都能引发我的思考,每节课都让我忍不住叫好。


佩服王崧舟老师深厚的语文功底,当然还有他诗人般的情怀。他的“诗意语文”所带给我们的是一种绝美的享受。聆听他的课你绝不会感到枯燥,简直如同在欣赏一支绝妙的音乐,他把语文课提升到了艺术的高度。


接下来,我要说说“语用”,2011版新课标对语文课程的深度思考,提出了“指向语用”的鲜明观点,这是对过去语文教学“非本体”倾向的批判,语文课理应做好语文的事,而“语言文字的运用”当然应该高度重视,“运用”是过程也是目的。


但“用”存在怎样用,用不用得好的问题。“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有的人用得生硬,有的人用得巧妙。王崧舟老师便是一个能够巧妙运用之人,他是从审美的角度来审视“语言文字的运用”的,在它的眼里,语文绝不仅仅是学一些汉字,组几个词语,造几个虚假的句子,写一段言不由衷的话……语文应当具有思想之美、体验之美、心灵之美。学语文不是一种苦役,更不只是一种生存需要,语文理应像一首绝美的诗。


也许这样说,有把语文玄妙化的倾向,但我理解王老师心中的感受。曾经聆听王崧舟老师的一个讲座《阅读教学:指向文本的秘妙》,那是一个指向语文本体的解读,但其中处处充满着诗意。


今天读王老师的这篇《没有美:语文空无一物》,心中有一些细微的想法在悄悄滋长:是什么原因促使王老师写这样一篇文章?是他发现“指向本体的语文教学”走向了让他警惕的方向?是他的“诗意语文”因“语用”的兴盛而受到了某些非议?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让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做这么一呼?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


说实在的,关于这篇文章的题目,我觉得有所夸大。“没有美:语文空无一物”,语文难道仅仅是美吗?显然不仅仅是这样。但我极赞同王老师文中的观点,如果缺失了美,缺失了对美的追求与探索,语文便不成其为语文。在此意义上,“美是语文的本体,它从不外在于语文”。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